• 注册
    • 查看作者
    • 收藏文章
    •       新闻来源:网易封面       阅读:621       时间:2年前 (2017-12-29)

      刘亦菲:每个人是不同有机体,每个角色都如初见

      喜剧就是不要为了幽默而搞笑

      选三个词形容刘亦菲,肯定逃不掉“仙”这个字,无论是“神仙姐姐”还是“仙女”,一下子就把她架在了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高台上,也把一个演员框在了特定的角色范围之内。这也怪不得观众,从15岁出道,她出演的角色大多都是“仙气飘飘”的,《天龙八部》里温婉清丽的王语嫣,《仙剑奇侠传》里痴情天真的赵灵儿,尤其是《神雕侠侣》里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让刘亦菲成为了盖章认证的古装女神。

      在电影《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里,刘亦菲打破了这个固有印象,演了一个接地气的妖精,还让自己和“喜剧片”这个毫无交集的名词来了场正面切磋。刘亦菲在电影里饰演的白纤楚来自妖界,是一个狐妖,因为早年被童年的袁帅(冯绍峰饰)救过一命,于是来到人间报恩,立志于以身相许,对遭遇财务危机的冯绍峰穷追猛打。

      在开拍前,刘亦菲真的在电脑上搜索了“北极银狐”这四个字,想象中白纤楚变身之后就是电脑屏幕上出现的那张照片,为了饰演好狐妖,刘亦菲也要学习模仿各种狐狸的动作,“不仅说话要有力量,近身的搏斗也要很有力量,尤其是面对很多突发状况时会有出其不意的节奏”。

      比如狐妖第一次跟袁帅见面就把心上人吓跑了,用杯子舀了金鱼缸里的水大口猛喝,虽然身穿白衣像个普通的邻家少女,但是这一个动作立刻凸显了狐妖的气质。在拍摄这场戏时,刘亦菲也着实喝了不少鱼缸里的水,“喝水那场戏,其实当时就是她很渴,但是却不是很知道杯子怎么用,餐具应该怎么用,就比较原始,动物型。所以就直接(喝了)。她觉得鱼也没什么,傻傻的。当然没有真的把鱼喝下去,那是一个糖。但是水是真的鱼缸里的水”。

      印象中刘亦菲饰演的女子在面对爱情时是隐忍不做声的,但是这次饰演的狐妖却是敢爱敢恨的霸气女主,嘴上的表白不用说,行为上更是大胆。别人都是男生壁咚女生,可到了狐妖这里却变成了女生腿咚男生,在刘亦菲自己看来,这些戏份也是“非常搞笑和形式化”的。

      于是,这些本就出其不意的剧情和刘亦菲的恬静气质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给这部喜剧增添了不少笑料。第一次涉猎喜剧片,刘亦菲的秘诀是不要为了幽默而搞笑,“不要有太多负担,每一个角色都有属于他的世界。就像我们平时那些出其不意的笑的地方,可能不是一个特别合理的,或者一个字面上很好笑的,更多的是那种状态和一种搭配。所以就是这种有机体,是在现场我们都在沉静下来去寻找的东西。”

      刘亦菲:每个人是不同有机体,每个角色都如初见

      剧本是冯绍峰递给我的

      好奇刘亦菲为什么会接触到这样一个剧本又为什么会选择出演,她解释道其实这都要感谢片中男主冯绍峰的引荐,“这个剧本一开始是绍峰递给我的,我很感谢他,能够想着老搭档,然后也给我一个这么好的合作机会。”

      6年前,在电影《鸿门宴》中,冯绍峰和刘亦菲一个是项羽,一个是虞姬,电影结尾霸王虞姬双双自裁,随漫天白雪归去,可以说是一段虐恋了。而在这部电影里,虽然人妖殊途,但确是一对欢喜冤家,感受和6年前也大不一样,“在拍摄过程中,更加是非常快乐。因为也是一个喜剧,大家在现场特别自由,特别没有包袱。”

      在《鸿门宴》中,冯绍峰的表现就让刘亦菲印象深刻,“我当时真的是觉得他很让我意外。感觉他平时还是很安静,很优雅。但是演起戏来,你就会觉得完全变了一个人。”而在《二代妖精》里,不愿意给自己喜剧表演打分的刘亦菲更是给冯绍峰的表现打了高分,“我也看到了袁帅很多复杂的心情和情绪”。

      除了冯绍峰,饰演猫妖的郭京飞也和刘亦菲碰撞出了更多的喜剧效果。刘亦菲印象深刻的一个笑点就是跟郭京飞飙戏时出现的一个意外,“比如打郭京飞的那场戏,我把他的耳环打掉了,这些都是意外。但是当你突然看他耳环飞出去,就觉得真的很惨。”回忆起这场甩耳光的戏,刘亦菲既抱歉也感谢这位好对手,“我觉得他真是一个不怕吃苦的演员,在这也跟他抱歉了,因为都是真打。他一开始怕我不好意思,过来给我卸心理包袱,我想跟他说不要有包袱,我也想真打。那个巴掌不是打一下,打了好多下。我在这个戏里面不停地在打他。旁边看的人都憋不住,真的觉得很好笑。”

      刘亦菲:每个人是不同有机体,每个角色都如初见

      站在镜头前那一刻,入不入戏只有自己知道

      15岁就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学习,不上综艺节目,保持一定的影视作品产量,似乎这十几年来刘亦菲在专注地做着一件事情——演员。这种萌芽离不开外婆的影响,“小时候看的一些老电影有一定的原因,包括外婆家墙上的挂历,每一页都是一个电影演员,外婆会跟我说他们每个人的经历。再加上我从小是在剧院长大的,就可能潜移默化地会觉得大家都在创作的样子挺美好的。”

      而现在,对于演员这个职业,她也越来越确信,“一开始的想法可能是一个萌芽,然后慢慢地越来越坚定。”刘亦菲曾经在采访中说过自己在拍摄现场会不喜欢照镜子,因为一直照就知道自己好看的角度是什么,久而久之都一样,如果拍戏也是每部戏都像一个人,那就不用混了。正因为如此,大银幕上的她开始越来越多地尝试完全不同类型的角色。

      在刘亦菲看来没有一个角色是一样的,所有的角色都是全新的体验,“除非是同一个剧本。那同一个剧本,就不可能再拍两遍,除了翻拍。即使是翻拍,那都是不同的。所以在我的观念里面,就是如同初见,没有那么多的比较和先入为主的观念,就是一个崭新的经历。”

      2017年,她的三部电影也都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和角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是倔强骄傲的白浅上神,《烽火芳菲》里是穿着蓝色粗布褂的农村小寡妇,《二代妖精》里变身霸气可爱的狐狸精。对她来说,每一次的新鲜感也都是一次新的挑战,“寡妇是一个你没有很多释放的机会,因为她全都是一种很压抑的状态。这种戏演得也很过瘾。但是白纤楚是一个完全可以让你演完了很开心,释放掉很多情绪,体验很多有意思的、搞笑的东西的角色。”

      这种挑战不仅来自于角色本身,更来自于外界各种声音的压力,而刘亦菲早已在这种压力中学会了跟自己相处。现在,对她来说,压力和挑战可能更多地来源于自己,因为“只要出现在镜头的那一刻,入不入戏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 1
    • 0
    • 0
    • 62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