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
    • 羊城晚报专访:“玉女”这两个字很空洞

      【关键词:转型】 “我从不愿意维持某一个固定形象”

      羊城晚报:电影《铜雀台》里你扮演了一个女杀手,这和过去的角色相比有什么突破?

      刘亦菲:这次演《铜雀台》,我没有和自己之前的任何角色做比较,我认为这是一次重生之旅、发现之旅。导演没给这个角色任何框框,我也没给自己框框。 从情绪表达方式来讲,古代和现代的女子没分别,也许有些人认为古代女人走路比较慢,动作比较含蓄和秀气,但你看我在戏里奔跑和从城墙跳下来,还是很 “猛”。我不想用任何一个模式把自己的表演事先规定好,而是把自己放到那个情景和年代中,自由发挥。

      羊城晚报:你最近是否在努力转型?
      刘亦菲:其实我已经抛开束缚了,我也从来不愿意维持某一个固定形象。无论在生活中还是演戏,我都是一个“真”的人。媒体给我任何“纯情”、“玉女”等称呼,都是媒体一时的概念。我顺其自然,你看到我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羊城晚报:女演员转型相对要困难一些,尤其是挑战成熟的女性角色。不知道你有没有遇到障碍?
      刘亦菲:不要把简单的事情想复杂了。所谓“玉女”,只是空洞的两个字,和情感、人没有太大关系。你说的转型障碍,我想是指所谓尺度和激情戏之类的 吧,其实这些都是人性和爱里面的一部分。激情戏和亲吻戏难道就不纯洁?人活着,最美好的事情就是爱,或对人,或对物,或对一段记忆,或对一个环境。人为爱 而活,人性包罗万象,本来就有这些东西。

      羊城晚报:面对比自己年长30多岁的周润发,你们对戏时能擦出火花吗?
      刘亦菲:对戏时必须要有火花,不然对不起你的角色和演对手的演员。发哥无论是做人还是演戏,都是全神贯注的,他看你的时候,能看到你心里去,所以在他面前我不敢撒谎。他有很多即兴表演,片中有场戏,他把我扔到床上,还故作垂涎地搓手,差点让我笑场了。 羊城晚报:张雨绮出演《白鹿原》,如果是你,你会尝试演吗? 刘亦菲:我没看过《白鹿原》,不过我觉得不要给自己包袱,要先看剧本,看愿不愿意接受这个挑战。我不会刻意追求所谓的“突破”,而是看我的心有没有冲动去演。

      【关键词:爱情】 “戏里我是个有爱的人,戏外也是如此”

      羊城晚报:为什么最近开始给工作加码?你的母亲现在还管你的工作吗?

      刘亦菲:因为我想把心放开,觉得没有什么好挑的。现在所有的问题和责任都由我自己承担着。最近的确很忙,因为《铜雀台》虽然上映了,但还在拍《四大名捕2》,前天几乎一天都没有睡觉。 羊城晚报:怕不怕忙得没时间谈恋爱? 刘亦菲:不能这么想,一这么想就可能真的会“绝缘”。戏里我是个有爱的人,戏外也是如此,我能调整自己的情绪,感受到很多的爱。

      羊城晚报:《铜雀台》里的曹操和穆顺如果放在现实里,你会对哪一个动心?
      刘亦菲:这完全取决于当时的心境,爱情不就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吗?我曾有过类似的矛盾,但没有灵雎那么极端,否则我就像她一样从悬崖上跳下去了。

      羊城晚报:这两年很少有媒体拍到你的恋情,是不是你自我保护得特别好?
      刘亦菲:我没有义务,也没有心情分享我的私生活。起码现阶段,有或没有,我都不会跟别人讲。但是我是那种一瞬间就会改变想法的人,以后可能会把所有东西都讲出来。

      羊城晚报:你说过你的梦想是成为艺术家,而非风光一时的明星,现在还是这么想吗?
      刘亦菲:这是我五六年前说的话。其实我不在乎物质和得失,当人什么都不在乎的时候,反而什么都有。因为没有匮乏感,所以很幸福。至于所谓做艺术家,我现在觉得不要把自己塑造成任何人。

      羊城晚报:现在你最想要什么?
      刘亦菲:最美好的感受。其实人想要的,都是最美好的感受,有人追求物质上的喜悦,但这其实只是一瞬间的错觉。爱情也是如此。所有的结果都取决于自己,就看你能把自己调整到多好。

      【关键词:是非】 “我当时挺可怜的,一直假装坚强”

      羊城晚报:你出道时,有很多关于你的负面言论。当时那么年轻的你是如何应对的?

      刘亦菲:其实,我当时挺可怜的,一直假装坚强,但有时候安静下来,回顾自己这种逞强来源于哪儿?这才发现是来源于别人对我的赞美,家人对我的期待 等。当时我想,如果没有这一切,我是否还会那样坚强?每一次思考这一问题,我都会获得新的答案。最后我发现,我对自己了解太少了。

      羊城晚报:当时有没有偷偷哭过?
      刘亦菲:没有,但有隐隐约约的愤怒和不公平的感觉。我隐藏得很好,恐怕连自己都不知道,但现在是知道了。我现在明白这些事和我没有关系,到底我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主动权是在我手上,而不是外界。

      羊城晚报:那么小的年龄就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是不是觉得以后再遇到什么风浪也不怕了?
      刘亦菲:其实那时候固然有假装坚强的部分,但也有感觉被“绑架”了。每天都有新闻出来,上网都能看见,我当时的问题也是现代人的通病———经常看电 脑和电视,很难静下心来看书,没办法和自己打交道。那时我很容易被网上新闻影响,经纪人会告诉我怎么去回应,但是,慢慢地我越来越坦然,觉得没什么可害怕 的。什么都经历过了,把心打开,我才发现我的灵魂深处想要什么。

      羊城晚报:现在最想做什么?
      刘亦菲:给心放个假,还有看电影《铜雀台》。

    • 2
    • 0
    • 0
    • 用户6189绯音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
    • 发表内容
    • 签到中心
      在线音乐
      商城系统
      仙都style